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九章 情动婷婷

    时间:2018-05-15 九个女子一字排开,各个都施展出自己浑身解数摆出最妩媚最娇人最具挑逗性的POSE。我本来就是条色狼也食人间烟火的男人,这么美女不可能让我闭目养神去静心追思孔孟之道的。
      「先生,你们可以挑了。」妈咪说。「老大,你先来,好像那位可以,31号。」刘欣说着指着31号,「31号走近点。」刘欣果然好眼力,那31号的确是九花丛中一点红,年龄也就十八九岁,樱桃小嘴,细眉大眼,身材苗条却胸部圆润高挺,绝对是那种放在街上百分之两百回头率的女人。
      「好,就31号吧。」张老大指着那31号,家花不如野花香,见了如此美色,不要说什么高贵的皇后玉明优雅的贵妃平莎了,连蕊蕊等几名美艳争宠的妃子也扔一边不管了。
      张老大选好了,刘欣也叫了一个,我看了一下,他选的也不错,丰乳肥臀的,极具诱惑力,难道这厮喜欢丰满类型的?我抿着嘴差点笑出声来。
      「先生,你呢,选好了吗?」妈咪在问我。我一愣,脸刷地热乎乎到了耳根,还真不习惯当着张老大和陈欣的面叫美女,我找了个借口想矇混过去:「不好意思,我今天肚子有点不舒服,下次吧。」「小白你就别推了,来一个嘛,别扫老大的兴嘛!好好的弄什么肚子痛。」刘欣生气地对我说,「大家一起出来玩,你可千万别脱离群众啊。」
      「先生来一个嘛,美女这么多,没一个满意的吗?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再叫一批过来。」那个妈咪说,也许她以为我是不想吃剩下的饭菜。「不了,我真的不需要。」我故作推辞说。
      「白秋,别啰嗦了,叫一个,别让这么美女为你一个人等着。大家来玩只是图个乐趣,又不是要你上刀山下火海的。」张老大看来对我不叫妓很生气,这是什么世道啊!听到张老大的话,我心里咯登一下,张老大啊张老大,你这厮就是依仗自己有钱,用钱压人砸人欺负人。
      「先生来一个嘛,我们这里的MM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服务态度又好,绝对让你耍的舒服,玩的开心。」妈咪又再催我。看来今晚我难逃一劫了,「好,好,来一个就来一个。」我一脸无奈,手指向13号,「就她,13号姚明。」其他的女子都自行退出了香怡厅。
      13号不但是个美女且声音极富磁性,嗲声嗲气的,只是风尘味很重,潘莉这类天姿绝色就不用说了,甚至和月琴虹媛相比都要略逊一筹,但她全身散发的淡淡香水味,这是我特别喜欢那种味道,和虹媛身上的味道差不多。
      简单聊了两句后,她也许看出我对她没有太大的兴趣,问道:「大哥,我们来唱歌好吗?」我再看另外两位仁兄,张老大正在搂着32号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交杯酒;刘欣却和那个女的倒在沙发上,他正如饑似渴地啃着手中的猎物呢。
      房间里打情骂俏,浪声浪气此起彼伏。
      「好的,唱歌。」我求之不得。「大哥,你喜欢唱啥子歌曲嘛,我来帮你选撒。」她站起身来,极深情地看着我说。于是我们开始「夫唱妇随」地选歌唱歌起来了。我陶醉在歌曲里没有更多顾及13号,当我把歌曲刚唱完的时候,大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13号突然侧过身来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顿时,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
      「大哥,你不仅人长得帅气而且歌唱的很棒哟。」她笑瞇瞇地看着我。这时,她那极短的裙子下面小巧的红色裤衩清晰可见,两个小奶子被罩杯挤成极具诱惑力的深深的一条乳沟,伴随着阵阵呼吸胸部有节律地起伏着,真是清纯中透着满身的慾火。
      「呵呵,只是随便唱唱,你多大了?」我问道。「十九。」她说。「你是哪里人哦?」「我是四川的,你到过吗?」她说。「我没有去过,她们也是四川的吗?」我说着用手指指另外两位女的。「不是的,她们好像是湖南的。大哥,你吸烟吗?」我把那包中华烟拿出来放在茶几上。「来。」她一下抽出了两根放在嘴中点着,一根自己抽另一根递给了我,我笑笑接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我显得幼稚地问。「我叫李莉,你就叫我莉莉撒,这里的人都这样喊我的。」也不知道她说的名字是假的,像她们这些人在每个地方坐台都自己给自己安个名,算是代码样的。
      也许是她看我和别的来这里的男人有所不同,居然在她面前不动手动脚。她说:「我一看大哥,就知道你和他们不同,你很少来这种地方耍吧?」呵呵,我笑了笑点了点头。「大哥,我敬你一杯。」她一只手举起杯子另一只手给我递了一杯。我什么也没说,咕咚一口乾了。想想这样一个好女孩子出来做小姐,未免有点可惜了,但又想以前的虹媛其实不也和她一样吗?都是这个万恶的社会给逼的。
      郁闷,郁闷。我举起杯子回她一杯,她是来着不拒的,因为每喝一瓶酒她额外有提成的。所有的郁闷也随着啤酒咕咚下了肚。张老大和刘欣他们四人现在正在玩骰子游戏,我不会玩,我也懒得去看,尽顾着和莉莉喝酒。
      时间在玩耍中总过得比什么时候都快,一晃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见时间不早来哦,偷摸着塞给老大几颗带猛烈春药成分的摇头丸,看着他们四个缠绵不已的骚样,想想白日里衣冠楚楚的死样,心知肚明这里很快就要上演一出春宫大戏,但毕竟主角不是自己,想想有些不耐烦了独自先出去,莉莉也跟着我出了包厢,一直陪我在大厅跳舞喝酒。
      在外面呆了近两个小时,已经是晚上一点过了,两厮这才溜出来,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行头。也许莉莉觉得我今晚上给她有点不同的感觉,也许是她觉得没为我奉献点什么就轻鬆赚我的钱有点不好意思,也许是我说不上英俊但多少有些帅气的相貌或多或少有点让她喜欢,她临我下楼时,在楼梯口一下从后面抱着我,然后掰过我身子,又狠狠地亲了我一口。这一举动弄张老大和刘欣「哈哈」大笑不已。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有些久违的婷婷,毕竟在天龙我是除了王文军以外和她最亲近的人了,我们之间其实一直无话不说的,即使王文军在的时候也是这样,但现在他不在了,我们却不知道彼此如何面对。
      打开QQ发现她一直没有在线,试探着发个消息过去也没有回音。不知怎么的,我觉得王文军的死似乎和我有些关係,自己彷彿欠这个婷婷什么似的。想到这里,感觉自己是被摄了魂的空壳,整个人都是空洞洞的。出车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总不能聚精会神,回来后刚坐下不一会,打电话给婷婷,她没有接,待到打第二个电话时她却关了机。我感觉心里有点儿烦,脑子空蕩蕩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下午上班,我整个人的心思都在想着如何去见婷婷,自己发自内心是喜欢上这个天龙玉女周慧敏般的高挑俏女郎的,要不也不会在她身上花这么多的心思。
      世态无常啊,好在如今王文军已经是历史了,我面前的所有障碍都已经扫清。至于小叶子楣波霸叶锋根本不是问题,我从来都是连锅端、连床会的,天龙魔女叶锋我要了,天龙玉女段婷婷我也要定了,一个都不能少,呵呵!
      于是抽空给玉明请了个假来到了小车班。车班里没剩几个人,但上下见了我都很亲热,连李队(现在準确说应该叫李队副)都异常热情地给我上烟敬茶,嘘寒问暖的显出十分慇勤的样子,毕竟现在都知道我是天龙总经办的红人。
      一直没听见婷婷的声音,着实有些担心,我简单应付下以后,绕到屏风后面,看见婷婷一个人坐在哪里,傻傻地发着呆呢。
      婷婷怎么看都是个年轻漂亮、风姿卓绝、光艳明丽的漂亮女孩子,她的个子很高,大概有1米65以上吧,身材特别的好。胸前两个鼓突突的奶子,翘挺的俏臀,杨柳细腰、大腿修长,她那异常秀美乌亮的长髮今天用一个粉红色的髮夹夹起来,披散在脑后,显得自然而又潇洒飘逸。
      她的皮肤白皙,小脚玲珑,模样标緻,瓜子脸,尖下巴,一双大眼睛,双眼皮,水灵灵的似乎会说话,笔直而小巧的鼻子,尤其是那张樱桃小嘴儿,几乎小得不能再小了。这个玉女段婷婷长得很像妩媚的香港明星周慧敏,不过高挑的身材比周慧敏还要吸引人。
      婷婷今天一身看似随意的穿着,却凸显出她的性感与时尚品位出来,上身穿了件粉红色的紧身高领套头针织衫,配搭一条粉色长围巾,显出女孩子的无限温柔和妩媚,而下身是一条帅气的铁灰色紧身窄腿牛仔锥裤搭配性感的咖啡色休闲细高跟小圆头长靴子,艳丽的粉色充满了春的味道,而紧腿裤也流行起来,因为没有没有什么比紧腿裤更高调地宣告你对自己细长美腿的满意了。
      在整个天龙药业,段婷婷挺拔修长的这双美腿,几乎是路人皆知,她这修长性感的身体,随便套上的哪条修身优雅的紧身牛仔小直管锥裤,在精干和中性里,有说不出的性感和率性。锥裤是近几年来炙手可热的裤型之一,尤其在冬季里,锥裤加实用,它不仅保暖,还可以使双腿看起来更加纤细。而搭配上这双咖啡色休闲细高跟小圆头长靴子,干练利爽、青春性感。大美女的全身上下,笔直的青春一览无余啊!
      我一边走过去,一边打量着有些落寞的婷婷,这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人长得漂亮,皮肤很白,身材很好,整个人显得既有气质,又非常性感。
      「婷婷,我的大美女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我走过来坐下来轻声问了句。婷婷原来对我就多少有些好感,她一直暗暗关照我不少,这点我是很领情的。
      她见我过来,主动关心她,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问:「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都写在你脸上呢?」我也笑着说。
      「唉,这年头个个都成了人精了啊。就连我们白色的白秋天的秋先生都学会了察言观色,看来你到总经办后进步神速、前途无量啊!」她微笑着说,如蔷薇花的红唇开启,露出珍珠般的白牙齿,真的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
      我听出了她话里面藏着的醋味儿,笑着说:「还不是跟你们这些人精学的。」
      说完凑过身来,轻轻地对她说:「婷婷,晚上我请你吃饭,不是快餐哦。」
      「为什么要请我?你中彩票了啊?」「帅哥请美女也要理由吗?给不给面子嘛?」我撇着嘴。「没问题,你说了算。」婷婷爽快地答应了,像个男人一样。
      「我也正想找个人聊聊天呢。」
      「晚上我不仅请你吃饭,还要喝酒,呵呵!」我脸上藏不住的高兴样,心想段婷婷也是个丢在男人堆里炙手可抢的女人,凭借她的漂亮的外貌、动人的身材、温柔的性格,真是个百里挑一的俊俏尤物啊。
      本来是名花有主的,没我们什么事儿。只是现在王文军一走,位子虽然空出来了,但未过门的寡妇、未亡人等说法让她的名声似乎也受了些影响,现在心情正不好,我来套近乎就让我套吧。人在遭遇困境时最渴望得到别人的安慰,甚至同情,婷婷虽是美女但年轻单纯,是绝对不例外的。
      晚上吃饭的地方倒也不错,在离天龙公司两百米不到的一条街道边,名为君悦酒楼,无论环境还是服务还是格调都绝对是白领才有体面光顾的地方,我本来就準备在段婷婷身上狠狠出一回血了,这是她最软弱的时刻,準确地说,对我来说是极为宝贵的一次可乘之机。
      在靠窗的二楼看着高挑美丽的婷婷款款而来,感受到一种让人心悸的美丽冲击。尤其是她下身那条帅气铁灰色紧身窄腿牛仔锥裤搭配性感的咖啡色休闲细高跟小圆头长靴子,让我感觉,没有一种寒冷能够阻止她的美丽,没有一种冷漠能够让她忘记线条,漂泊在这个深冬已至初春不远的南方城市,婷婷用自己魅力将一切统统踩在脚下了。
      简单点了桌清淡爽口的江南风味儿的小菜,我顺便叫了瓶绍兴花彫加热加梅子,给婷婷掺上,婷婷没言语碰杯以后直接给干了,然后又是第二杯、第三杯。
      喝了两杯以后,感觉有些太急,身子渐渐热了起来,我们都脱了外套,婷婷露出粉红色的紧身高领套头针织衫,配搭一条粉色长围巾,加上酒意盈怀一脸娇媚动人,仔细端详起她来,果然是漂亮,心里暗暗讚歎。
      「怎么了?还没想开吗?」我嘻嘻的突然蹦出一句话,不愧是情场中的老手了,面前女人的什么心思也躲不过我那双火眼。「你幸灾乐祸了?想往我伤口上再来把盐吗?」她有些没好口气,话语中透露出些许未解忧思上心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起的。」我解释说。「你明知道你还说,你不知道我有多烦吗?你?」婷婷有些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我也是好心,我们关係这么好,又出这么大个事情,毕竟是担心你嘛。」我很有诚意地说。「谢了白秋,你的好意我谢了,但我不值你担心。」她把快脱口的「用」字改成了「值」字,毕竟今天我请客总得要嘴软吧。
      「像你这样的漂亮的大美女也用着发愁,帅哥满大街都是,实在不行可以考虑考虑我,呵,呵。」我打着哈哈试探地说。「你就不担心被你那个小叶子楣知道了,打你的耳光撵你走吗?」婷婷似乎有些没好气,感觉我是在落井下石调侃她,甩了我一句后不想理我的样子,只顾埋头吃菜。
      我一下有些无语了,心想就那个小叶子楣叶锋也敢,打我耳光?除非用她那双欺霜赛雪、傲然挺立的绝色爆乳来扇我的耳光,还多少能接受点儿,否则老子不让她美腿大白脚套上性感的黑色丝袜和黑色的带袢前包头性感中空细高跟鞋儿,把她压在胯下把她的小屁眼儿给奸爆了,或者让她打扮成风骚下贱的浪婊子,把她给从头到脚哭爹叫娘地给玩残了,老子就不叫白秋。
      想到这里,鸡巴却不争气地硬了起来翘着,看着眼前千娇百媚的美婷婷,翘更高了,我突然感到一种冲动,想干她,反正王文军已经走了,婷婷是无主的名花,不要白不要,想到这里我突然如此强烈的想要女人,想干面前这个人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身材很好的高挑靓女起来。可是俗话说得好,「火到猪头烂」,现在看得到摸不到,毕竟还不是时候啊,为了维护自己的形像还必须继续强抑自己的性慾。
      「其实你不了解,我不是你或是你们所想像的那样的,虽然我和叶锋谈过恋爱,但刚刚开始就结束了,我心里好冤哦。」我显得很委屈样,撇着嘴说,「你看嘛,最近我和叶锋好久没有在一起了。」我现在久经战阵,谎话瞎话顺口就来。
      最近为了缓和和玉明平莎她们的关係,我和叶锋在公开场合主动疏远了许多。
      但这只是明里的事情。暗地里,叶锋这个天龙叶子楣爆乳性感女神,以她那漂亮的天使的脸蛋和性感的魔鬼的身材,作为最得宠的首席贴身女侍为我提供「六星级」服务:一一细数下来有口爆、奶爆、内射、肛爆,再加上手活儿和足交,这样的尤物女郎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我哪里会轻易放手啊!
      「是这样的吗,白秋?」高挑性感的美女婷婷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狐疑,但我这席话她明显是听进去了。「我骗你干什么,其实你知道的,我心目中最喜欢的是你~~段婷婷,但你当时已经是名花有主了。」我一脸的真诚,其实说这话时我也被自己所感动了,至少现在我心目中最喜欢的就是面前这个青春妩媚的高挑靓女婷婷。
      「只是现在发生了这么些变动,其他的我不想说什么,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婷婷,我想对你说,」藉着酒意内心的话儿直接溜出口随风灌进面前高挑靓女的耳中,「我爱你,婷婷!」
      在对青春还漫无知觉的日子里,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有那样一个梦境:树木葱郁,阳光灿烂,微笑的对面,是同样微笑着的让你春心萌动的男孩。身着粉色高领紧身针织毛衣,直管牛仔裤和性感咖啡色细高跟长靴的婷婷,在光影下美丽动人,她抬起头来,默默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漂亮妩媚的大眼睛居然湿润起来。
      「白秋,别人都说我是扫帚星、寡妇命,一生剋夫呢,你就不忌讳这个?」
      婷婷话没出口,晶莹的泪水先滴落下来,显示出无比的委屈和幽怨。「你知道吗,文军出事后,他家里简直什么都不认了,连个花圈都不让我送。车班和天龙的所有人都表面亲热但暗地里疏远着我,说我晦气是灾星,和我在一起会倒运!」
      「王文军和女人乱搞,还吸毒,又出这么大事情,他家里把责任全推在我身上,说是我带坏的!」可能是喝了两杯酒,酒助愁绪,婷婷说到这里,身子一下抽动着哽咽起来,泪珠大滴大滴往下掉,霹啪啪的,梨花带雨的娇模样儿让我看了都有些心疼起来。
      我走过去让婷婷往里坐了坐,然后靠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轻扶着她的香肩,她顺势倒进我的怀里。「婷婷,别想太多,至少有我喜欢你来着,」听她这么说,我连忙安慰她说,「管他们怎么误解你,走自己的路管怎么别人去说。」不过话又说回来,爱与被爱是两种感觉,每一个女人也许会有很多个值得爱的对像,但不是每个女人都能享受到真正的被爱的,一个女人最为痛苦的事莫过于没有男人爱她。
      吃完饭结账出来,几乎是晚上八点过了,看着面前的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却都没有什么情绪,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婷婷跟着我,一路无语。
      看看不能总这样,于是我关切地试探着对身边的婷婷说:「今天你实在烦的话,我陪你散散步也散散心,没有过不去的槛,慢慢你也就冷静下来了。」「随你的便,白秋」,婷婷说。
      「我们去前面的市政公园转转吧,不远不近的,正好合适,怎么样?」我笑着问问她,「随便。」高挑俏丽的美女婷婷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都没有吱声,顺着街道慢慢走到旁边的一个小小的市政公园,由于这里位于江陵市的高新开发区,晚上人不是很多,显得很是僻静。我们走得越来越近,最后我轻轻伸手搂住高挑俏婷婷的细腰,她也没有反对,默默地任我施为。
      我们如同一对恋人一样,婷婷依偎在我的身边,低声倾述着她的往事,轻歎着所有的幸福,都是短暂的;而爱情,总是在最初的温馨过后,带给她自己无尽的烦恼。真正的相爱,有时比不爱还要痛苦……。
      婷婷和王文军谈恋爱只有半年的时间,但就在那一年秋天,王文军和婷婷渐渐开始吵架。争执、斗气、埋怨,这些几乎是所有的恋人不可避免的归宿,只是在个性都很强的他俩身上,尤其明显。
      无休无止的争吵,慢慢地使所有曾经的浪漫黯然失色,他俩经常半天相向而坐,却找不到一句话说……于是,就在那个秋天,王文军恢复了喝酒、斗气、吸毒以至嫖妓,最后终于在订婚的当夜,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白秋你知道吗,文军出事后,那个死老头子李队居然想泡我,他小孩都和我差不多大了,还寻思我会喜欢他。离了文军,我段婷婷就这么贱吗?」说这话的时候,她心情很不好,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我可能没法在天龙继续呆下去了,真的,白秋你不知道,别人的眼光简直可以杀了我啊!」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挺伤感的,跟我当初到天龙找工作一样,人生的重大关头谁不焦心呢。我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没说话,她显得有些柔弱,哭着哭着就趴到了我的肩头,我也感慨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火热的胸隔着薄薄的毛衣紧紧地压在我的胸前,这是我第一次和她如此紧密的接触。
      她柔软饱满的肢体让我激动得轻微颤慄着,我的手不停在她的背后抚摸着,嘴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劝慰,「婷婷,要不再考虑一下,你这么走了,我怎么捨得。」
      她默然地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婷婷你是哪里人呢?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关心地问道。「我是云山县的,家里只有爸妈和一个弟弟,弟弟在读高中。」「那你可是你们家的顶樑柱哦」「可不是吗,爸妈都是县中医院的职工,快退休了,本来工资就不怎么高,弟弟还指望我替他交学费呢!家里人都指望我毕业后有个好工作,但现在连自己都保不住了,唉!」说着,俏婷婷歎了一口气。
      「只要你听我的,跟着我好好干,我包你没问题的」我笑着看看她。「白秋,我也琢磨不透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凭你一个司机,说话口气这么大,比我们张总还厉害呢!」婷婷看看我,俏皮地眨眼笑了笑,我也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么吧,过两天就是春节了,我也没什么事情,陪你回云山老家去,一路上慢慢商量吧。我相信只要我陪着你,总是有办法的。」我这么一说,高挑的俏婷婷似乎有些感动,心怀感谢地说,「白秋,虽然一直有些风言风语,但我们两个只是好朋友而已,你这么关心我,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说啥啊,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样吧,这次我陪你回去,也顺便带些礼物回去,见见爸妈和我弟!」我故意用了这句来试探她的反应,「死白秋,人家还什么都没答应你,乱说什么啊!」说着说着,满脸羞红的高挑玉女俏婷婷两只粉拳就一路招呼过来,但说实话,打在身上不仅不疼,还觉得挺舒服的,要不有那句老话,「打是亲骂是爱」呢!
      我们一路走着,顺便聊着,慢慢的情绪舒缓下去,关係也渐渐亲密起来,我们的身子也越贴越近了……。
      看着她的情绪好转了些,我的胆子也大了,看看四下没人,搂着她细腰的手一使劲儿,将她搂抱成满怀,手移到前面隔着她的薄毛衣和乳罩摸弄起她的乳房起来,她挣扎了两下但在我的紧搂下慢慢柔顺了,她的奶子还真不小呢,比起爆乳女郎叶锋和性感艳妇璐瑶虽然还要略逊一筹,但和月琴、君红那几个俏货比起来似乎更加丰挺圆润,看她被我揉弄地脸红心跳的样子就是个原装货,这处女的奶子手感就是不一样呢。
      我一只手不怎么玩得过来,乾脆两只手全部用上了,两只丰挺的翘奶子被揉得一时挤向中间一时又被拉向两边,慾火不断上升,我的小弟弟也硬得毫不客气地挺了起来,就在我把手想从她的粉红色的紧身高领套头针织衫下伸进去好美美肆虐一番时,她满脸通红地推开了我,躲在了一边,不吭一声。
      我也逐渐冷静下来,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沉默了一会儿我开口道:「亲爱的婷婷,别想那么多了,有我陪在你身边,今后你的工作包在我身上了,其余的一切也包在我身上。这样吧,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开着红宝马送婷婷回到她暂住的地方后,婷婷下车,对我挥挥手小声说,「慢走白秋,路上小心啊!」她那充满了期待和爱意的眼神一直伴随我绝尘而去。
      男女在一起,有时候是为了有个伴儿,婷婷这个高挑俏丽的大美女也是一样的。
      虽然段婷婷一直对自己的姿色身材以及未来的命运充满了信心,但最近徒生如此多的变故,旁人也无端轻视她甚至鄙视她,自卑感油然而生,可以说这是婷婷最痛苦也最软弱的时刻。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到来和示爱或多或少减少了婷婷心中强烈的女人的自卑,使她感觉到生命中又找到新的倚靠……。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狼看影院_黄色小说网站_影音先锋成人色情网站_色图网址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