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献妻

    时间:2018-01-14 十洲三岛,运长春。不夜风光无极。宝阁琼楼天上耸,突兀巍峨千尺。绿桧乔松,丹霞密雾,簇拥神仙宅。漫漫云海,奈何无处寻觅。遥想徐福当年,楼般东下,一去无消息。万里苍波空浩渺,远接天涯秋碧。痛念人生,难逃物化,怎得游仙域。超凡入圣,在乎身外身易。
    做这一首<无念俗·仙境>的是一位南宋有名的武学名家,有道之士。此人姓丘名处机,是全真教的第五任掌教,词中所描述的仙境乃桃花岛,当年全真七子同登桃花岛,为江南七怪求情之际,丘处机为岛上的秀丽风光倾倒,写下这首词。
    此时桃花岛上却没有词中说描述的仙境般严肃冷清。几个孩童的嬉戏声不时从桃林深处传来,在岛中有一汪小湖,在这孤悬海外的小岛上,湖中的水却是淡水,自然是奇怪之极。此时湖边岩石上,有一黄衫女人正在浆洗着一堆衣服,口中却在默念着这首词,心中默想:「却也难为丘处机这老道,做出这般好听的词来。超凡入圣自然是说的爹爹的武功了。」这女子便是时任丐帮帮主,大侠郭靖的妻子黄蓉了。此时黄蓉已年近三十,正与郭靖隐居在桃花岛相夫教子。桃花岛内的哑僕早已在黄药师离岛前遣散。整个岛内仅有郭靖,黄蓉,柯镇恶,以及女儿郭芙,武氏兄弟和杨过七人。虽然冷清倒也悠闲。黄蓉除了早晚教导杨过习文外,宛如一般村妇般负责着几个人的饮食穿衣,她的厨艺本就是天下无双,这近一年的隐居中,悉心研究厨艺,更胜以往。
    那郭靖柯镇恶倒也罢了,四个孩子每到饭时便翘首以盼,连杨过这般执拗的性子却也不得不对郭伯母的饭菜歎服。黄蓉本是个孩儿性的女子,每次看着自己做的饭菜被抢食,乐得心花怒放。在这岛上隐居倒也其乐融融。黄蓉每思及此,便有一烦心事涌上来:「饮食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洗衣我却实在愁苦。」原来每次浆洗七人衣物时,四个孩子和郭靖的自然不提,那柯镇恶的衣服却是污秽不堪,尤其是裆部常有黄白之物沾染在上。黄蓉对这位大师父原本就无甚好感,看着他污秽的衣物心里更觉生憎。
    柯镇恶本是市井之人,目不视物后,更不通人事。虽年有五十有余,但仍保持童子之身。也曾在夜里做过那男女之梦,对自己梦遗竟毫不知情。虽然也曾常用手来慰藉,事毕后只当自己射出一股热热黏黏的水来,浑然不知那精液是有颜色的,只当如水一般是无色透明的。这便苦了黄蓉,每次拨开柯镇恶的内衣裤,便觉得一阵噁心。她本是生性好洁之人,对郭靖爱极,也就强忍这厌恶用手来揉搓那裆部沾染的秽物,看着自己娇嫩的手沾满了老瞎子的秽物,不由心中一阵悲苦反胃。
    终于将衣物洗完,天色也渐黑了。「定要让靖哥哥知晓此事,一刻我也不能强忍了。」黄蓉下定决心要与郭靖诉说此事。
    晚饭后,安排四个孩子睡了,黄蓉回房后见郭靖在灯下看书,笑道:「靖哥哥,那《武穆遗书》当真如此难懂?需你每日这般苦读。」郭靖见娇妻回来,掩书笑道:「蓉儿,我本就是不擅谋略之人,这书中兵法万千,我惟有熟读硬背下来,慢慢参悟这里面的变化。至于临阵应变之巧,更非我所能。那便无法可想了。」
    黄蓉深知自己这位夫君脑筋憨直,绝非带兵之材。便慰言道:「想那岳武穆英雄一世,最终也未能直捣黄龙,你我凡人,但尽我所能罢了,莫以此恐慌。」
    郭靖道:「蓉儿,你这话说的是极。」顿了一下,盯着黄蓉发呆道:「蓉儿,你机变胜我百倍,若你是男儿身就好了。」
    黄蓉嗔道:「傻哥哥,又说傻话了,我要是变成男儿身,你捨得吗?除了做你的妻子,我什么都不做,管那什么劳什子驱逐鞑虏,我只要我的笨牯牛靖哥哥。」郭靖一听「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是极,是极,是我疏忽了,你变作了男儿身可就不能做我的妻子了。那我自然万分不捨的。」说罢,将黄蓉揽入怀内,在她耳边轻言道:「蓉儿,你真好看。」
    黄蓉坐在郭靖怀内,早觉得胯下有根硬硬的顶着,笑道:「不羞么?每次开始前都只会说这一句。」郭靖讷讷道:「我此刻心里只想到你好看,再找别的好听的话,我万万说不来了。」黄蓉察觉到自己的双乳已被一双大手揉搓着,不禁含笑低语道:「便是你此生只会说这一句,我总是听不厌的。」言罢,轻摇蛮腰,用自己的臀肉磨擦着胯下的肉棒,隔着衣裙只感到硬热的男根支着自己的阴户,那翘臀便是挪动一分也不能,只软软的让那男根支在阴户上,不多时,竟由那男根顶端冒出一股热气传到那两瓣阴唇上,阴唇被这股热气冲开,那热气钻入洞内,只觉得肉穴内每一处都让那热气撩得痒了起来。
    黄蓉酥软着身子,斜睨着郭靖道:「靖哥哥,你又要这样作弄蓉儿了。」郭靖憨憨一笑,也不答话,双手却伸入那黄衫内,捉住那对娇嫩的白乳,用力的揉搓着,皱眉道:「蓉儿,怎地又没穿小衣。」黄蓉俏笑道:「不喜欢穿那劳什子,岛上只有四个孩子,大师父又目不视物,蓉儿是故意没穿的。偏你有这么多规矩。
    “郭靖心下不喜,暗道:「蓉儿对我自然一心一意,但如此未免轻佻了些。」他自幼便随江南七怪学艺,对仁义道德看的极重。黄蓉则受父亲熏陶,认为只要自己喜欢不影响别人,那便是再大的约束也是放屁。所以房中事大部分花样倒都是黄蓉所想所用。那郭靖只知道摸乳,男上女下。
    黄蓉爱极郭靖,但有能使郭靖舒服的法子无所不用,舔舐男根,粪门,为郭靖乳交,她本是极聪颖的女子,但凡自己身子能给郭靖快感刺激的,无所不用。郭靖虽不喜,但如此也觉得甚有快感,也就随她去了。故每次房事,黄蓉直如在玩弄一具死尸一般,足交,乳交,舔阴,舔粪门。而郭靖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待黄蓉服侍完后便男上女下抽插一直到射精。一个花样百出而另一个呆板僵直,倒也煞是有趣。
    郭靖摸乳良久,黄蓉忽挣扎着从郭靖怀里出来,俯在桌上,臀部高高翘起,对郭靖叫道:「靖哥哥,你这样弄一下蓉儿。」郭靖看到黄蓉拉起下裙来,站在桌前,上身伏在桌上,本来白嫩的翘臀从中间分开露出嫩嫩的菊蕾和粉红色的一道缝隙。郭靖暗想:「天下女子这般众多,又哪里及得上我的蓉儿万一,偏生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这么好看。」想着不禁脱口道:「蓉儿,你真好看。」黄蓉笑叫道:”傻哥哥,蓉儿只给你一个人看,别人便是想一下也是万万不能的。」转头看到郭靖还在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臀缝,不禁大羞,叫道:「郭大侠,请你宠幸蓉儿!」郭靖方醒过来,蒲扇般大小的双手按在嫩白的娇臀上,挺着男根,一插即没。黄蓉娇呼一声:「靖哥哥,蓉儿里面好痒。」那郭靖哪里还听的见,双手紧紧抱住黄蓉的纤腰,来回仅抽插数下,虎吼一声,便洩了元阳。
    黄蓉只觉得阴户内更加的奇痒难当,叫道:「靖哥哥,你射了么?」回头看时,郭靖已坐在椅子上,内心不由得愈发的瘙痒,说道:「靖哥哥,蓉儿还要。」
    郭靖皱眉道:「蓉儿,你我侠义之士,万不可沉迷与这淫字上面。」黄蓉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但阴户内仍是湿淋淋的,如万千小虫在内蠕动般,万般无法,只得强忍着,心内却不禁大奇:「为何上次偷看杨康欺负穆姐姐时候,时间那么长,靖哥哥却只抽插数下,便已射了。」两人虽一个愚直木讷,一个机辩无双,却都是思想单纯之人。完全不知道世间竟有早洩这样的事,只道个人情况不同,理应如此。
    二人上床入睡,黄蓉却念着白日洗衣时柯镇恶之事,欲向郭靖说以后大师父以后衣物不想洗了。却见郭靖吞吞吐吐,也似有话对自己讲。便柔声说道:「靖哥哥,你我真心相待,我敬你爱你,便如你敬我爱我一般。现在又有了芙儿,理应更加贴心了,有何话不能直言。」郭靖握着黄蓉的手,长歎一口气,说道:「蓉儿,我自幼在大漠长大,七位师父待我如同己出。自我幼时便远赴大漠,在那边疆野塞一待就是十六年,耗尽了青春,我五师父甚至连性命也留在了那里,为了那个承诺,他们无怨无悔,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奇女子。在我心里,实在是如亲生爹娘一般也不能报答他们大恩之万一。」
    黄蓉听他说的激动,伸手紧紧的抱住他,轻拍着郭靖的后背道:「靖哥哥,我都理解,我们以后肯定好好待大师父便是。」心下却想道:「这下可不洗他的衣物也不能了。」郭靖又在她耳边喃喃说道:「现下六位师尊已经过世,他们终究不能看到我了,如若他们知道我现在武功这般好,还学会了兵法,心下不知会有多欢喜。」黄蓉感到自己脸上微微发凉,方知郭靖在自己耳边低泣,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脸庞。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郭靖,听他继续在耳边述说道:「只留下大师父一人,他眼睛又不方便,我唯有把对七位师父的孝意报在他一人身上。如果可以有用我甚至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给大师父。可终究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他老人家。倾我所有,尽我所能无所不可。」
    黄蓉吐了一下舌头笑道:「大师父一生正直侠义,可没图过你什么回报。」
    郭靖紧了紧身子说道:「就因为如此,我才更加的佩服大师父。蓉儿,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也不知道我说出来是对的还是错的,想来想去,定然是不对的,但我也唯有对你说了。」黄蓉轻笑道:「靖哥哥,你我夫妻还有什么话不可以说呢。」郭靖吞吐道:「刚才我从大师父房前经过,我好像听到有些喘息声音,我怕大师父身体不好,就在窗外看了一下,结果看到大师父在床上正用手套弄那物事,我看到后心里一直恐慌,现在静下心来想一下,大师父终身未娶,有此行为也算正常,但我想来想去,总觉得大师父既有需求,总得想法子让他老人家满足才是。他自我幼时远赴大漠,说来今天这般也是因我而起。蓉儿,我该怎么办?」
    黄蓉听的暗暗心惊,心想:「这事问我我能有什么法子,莫不是我这傻哥哥又钻牛犄角了?」当下默不作声。
    郭靖看了一眼黄蓉说道:「蓉儿,我对大师父敬若天神,自然不肯寻那烟花女子来侍奉大师父,我辈侠义中人,也不肯找那良家女人行那不义之事,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心里也有你,但我想来想去,终不知道该寻何人侍奉大师父。」黄蓉心下早已听懂,郭靖拐这么一个圈子,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心下觉得冰冷,仿佛冰水浇头一般。万不料心爱的靖哥哥有一天会说服她去服侍别的男人。当下推开郭靖,侧身朝里卧了,默不作声。
    郭靖恍如未见一般继续说道:「蓉儿,我知道你委屈,你现在肯定很怒,但大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只恨自己未生得女儿身,现在惟有求你代我,你要恼我恨我,事毕后即使一刀砍了我,只要大师父能开心,我也顾不得了。」黄蓉哭道:「大师父!你就只有你的大师父,靖哥哥,你就不想想蓉儿了吗?蓉儿既已做了靖哥哥的女人,别人便不能碰我一根手指,靖哥哥,你看一下蓉儿,你捨得让蓉儿做那腌臜事情吗?」郭靖抱住黄蓉,抚摸着黄蓉光滑的后背说道:「若是别人我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肯,但大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粉身碎骨都难报万一,何况现在我们做的还没到那个地步,蓉儿,我们既然倾心相交,就求你和我一起报答他老人家,不好吗?」黄蓉心下气苦,但深知郭靖秉性,此事若非早已下定决心,他是万万不会说出口来的。当下不禁又气又急,哭道:「你就为难死蓉儿吧,明知道我爱极了你,万不愿拂你所愿,偏要我做这般不伦的事。」郭靖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黄蓉。
    良久,黄蓉泣道:「好吧,既然是你要求的,我终究不能再说什么,但只此一次,再有下一次可再也不能了。」顿了一下又道:「大师父一生正直,若我去服侍他,他定不能同意,反会看轻了我,那便当如何?」郭靖呆了一下,只以为说服黄蓉此事便已成了,浑然未曾想过柯镇恶也万不会同意这般不伦之事。茫然不知所对。黄蓉又歎道:「罢了,靖哥哥我自有法子,但事毕你不可对我看轻,也不能嫌弃于我,否则此事我万万不能同意。」郭靖歎道:「那是自然,你为我做了如此大的牺牲,我唯有对你更加怜惜。」二人议定后,相拥而睡不提。
    却说次日晚饭后,柯镇恶回房后便感到腹中不适,便似一团火一般灼烤着自己的身体,那下身也坚硬的似铁一般。他向来稳重,倒也能忍住,勉强喝了一碗凉茶,只感到身上越发的烫了起来,却不曾知道黄蓉在盛饭时候故意拌入了「碧海潮生粉」,这药乃黄药师早年所制,黄药师名字即为药师,製出的药来自然神效无比。自从练成碧海潮生曲后便不用这药粉之类的物事,是以一直存放在药房,未成想今日用在此处。
    柯镇恶但觉下身似要炸了开来,只得用手套弄,直觉得洩了出来方才快美。
    这时候忽听得敲门声,只得强忍着起来开门,敲门的自然便是受郭靖请求而来的黄蓉了,他素来行为端正,虽下身坚立然对黄蓉却无任何淫念。
    黄蓉见柯镇恶衣着骯髒,头髮凌乱,面目苍老,心内觉得万般的憎恶。但不得不勉强笑道:「大师父,刚才用饭时候见你气色不太好,送了点点心过来,你没事吧?」柯镇恶淡淡说道:「哦,是蓉儿啊,我没事,你把东西放在桌子上面吧。」在黄蓉经过身边时,柯镇恶很清晰的闻到一股女人香,他失明后嗅觉原比一般人灵敏,若平日里倒也罢了,偏今日不知道为何,下身蠢蠢欲动,一点刺激便使得自己方寸大乱,脚步不由得跟在那香气的后面。
    方走了几步,便听得「哎哟」一声娇呼,却是撞在黄蓉身上,登时柯镇恶便觉得一个又软又热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身上,下面坚硬的男根也顶在一个肉肉的地方。
    只觉得男根一阵说不来的快美。不由得大窘,慌忙让开来,喝道:「蓉儿,你快点出去。」
    适才黄蓉被柯镇恶撞了一下,她本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袍,被那污秽不堪的身体撞了一下便闻到一股强烈的体臭,伴随着这体臭还隐隐的感觉到下身阴户被硬硬的顶了一下,心下噁心,但想到郭靖凝重的嘱托,当下银牙一咬,暗道:「今日只当被鬼压了便罢,今日事后,总教他远远离开桃花岛,无颜再见靖哥哥。也省却了与他日日相见。」当下强忍着心内的厌恶,强作忧心道:「大师父,你的身体到底有何不适,不能告诉蓉儿吗?」说罢,伸手扶住柯镇恶的手臂。
    柯镇恶感受到那柔软的身体又贴近了自己,手肘处更感觉一个软软的肉球。
    愈发的感到意乱情迷,心下仍存一丝明智,断喝道:「蓉儿,出去!」黄蓉假意歎道:「大师父,我既与嫁与靖哥哥,与他待你是一般的,如同亲生父母般,你身子不适,我不可能坐视。你先到床上躺下吧。」言罢,便拥住柯镇恶,潜运内力,欲抱至床上。
    柯镇恶只觉得香软满怀,两只圆圆鼓鼓的肉球便贴在自己脊背上,耳垂被黄蓉的喘气撩拨的痒痒的,他平生从未近过女色,此刻神智清明,明知此时万万不可产生邪念,偏偏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般的想与这女体摩擦,那黄药师学究天人,配出药材岂肯与世间俗物一般,身间情药往往使人迷失心智,性慾高亢。黄药师既得了这「东邪」的外号,偏生造出这与世间淫药大异的药材,服药后神智清明,清楚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但身体却受药性影响,只服从自己原始的本能。
    此时柯镇恶虽知万不可对黄蓉有和邪念,但身体却不禁慢慢的摇晃着,感受那对肉球摩擦带给自己的快感。只觉得每摩擦一次身上说不出的舒服快意。黄蓉万分的不情愿,但既答允郭靖,却也只好忍受着柯镇恶的摩擦,隔着薄薄的睡袍只觉得随着这摩擦一阵阵快意从乳头传遍全身,这酥麻的感觉自乳尖起止于臀缝间,身体便觉得酸软起来。终于把柯镇恶移到床上,假意弯腰替他掩上被子时,把乳沟呈现在柯镇恶面前,随后又暗笑起来:「我倒忘了他本是看不到的。」
    (哈哈,这个地方其实是我忘了。)
    又见柯镇恶面上痛苦挣扎之色,终于慢慢的伸出双手似乎在寻找什么。黄蓉便往前探身假意问道:「大师父你要什么?我去给你拿。」双乳却故意往前送到柯镇恶手边,柯镇恶听到黄蓉的声音,身体一颤,指尖便碰在黄蓉的乳肉上面,他本就在下意识的寻找着这方才给他带来快感的肉球,一经抓住,哪里还松的开。
    双手揉搓着这弹性十足的乳肉,便觉得是世上最舒适的事情,虽心内明知自己这般做法万万不可。黄蓉觉得自己的乳房被那枯木般的手掌捉住,脑子便轰的一下炸开了,觉得自己万般的委屈,但却不能有丝毫的闪躲。抬头看柯镇恶时,看到他乾瘪的双眼里居然流出来两行眼泪,喃喃说道:「蓉儿,大师父对你不起,老瞎子控制不住自己,你快快打死我吧。」黄蓉假意柔声道:「大师父,只要你觉得快活,蓉儿便是死了也是值得的,你抚养靖哥哥长大,教他习武,我原应该报答你。」柯镇恶听她提起郭靖,手僵了一下,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矛盾,但终于控制不住,又继续揉搓起来,眼泪却越发的多了。
    他暗骂自己道:「柯镇恶,你这个老畜生,她是靖儿的妻子,你怎么能作此禽兽行为。」黄蓉的双乳被他揉搓多时,乳头慢慢的硬立了起来,心下骂道:「这老瞎子难道只会摸这里么?是了,靖哥哥说他未经人事,想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女子。」低头却看到柯镇恶下体已被撑起一个帐篷,便问道:「大师父,你是这里不舒服吗?」言罢,便用手握住了那勃起的男根。
    「啊……」柯镇恶嘶哑的叫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彷彿被温水泡过一样,但立马觉得不妥叫道:「蓉儿,你快点打死我吧,万不可拿你的名节开玩笑。老瞎子不是人,今夜后万万不肯活在人世了。」他哪里能看到,此刻黄蓉也泪流满面,满心的不情愿,只觉得自己手中握的实在是天下最骯髒的东西。但偏偏又不能就此放弃,万般的无奈委屈,强笑道:「大师父,我待你如同生父般,哪里有这男女之分,便让蓉儿服侍你。」言罢,竟从中衣内将手伸进去,直接握住那根肉棒,上下缓缓套弄着。
    黄蓉甫一握住心里便是一惊,暗道;「怎地老瞎子的那里比靖哥哥大这么许多,又比靖哥哥的粗了些许。」原来郭靖先天便有不足,那男根勃起后只如拇指大小,又有严重早洩,是以黄蓉心内吃惊。柯镇恶边觉得身下实是难以言喻的快感,双手不知何时已伸进黄蓉睡袍内,直接在那白嫩的乳房上面揉搓,拨弄着那娇嫩的乳尖。
    「哦……」黄蓉低叫一声,她本是身体敏感之人,自与郭靖结为夫妇后那郭靖在房事上只如行尸走肉般,却不曾玩弄过黄蓉的身体,今番被柯镇恶略一挑拨,便觉得舒适难当,那底下竟已湿透了。动情后黄蓉似也不觉得柯镇恶髒臭了,直接把那肉棒从衣服里拿了出来。那肉棒刚从衣物里跳脱出来,黄蓉便嗅到一股恶臭,她用嫩嫩的手指翻开包皮,只见那龟头上沾满了白色的污垢,忍不住想要呕吐。
    黄蓉心下又气又恼,赌气暗道:「靖哥哥,你既忍心让蓉儿服侍这又髒又臭的东西,蓉儿便弄给你看。」赌气中便故意作贱自己,低下头去竟将那沾满白色污垢的龟头含在嘴里,强忍着呕吐,用舌尖舔舐着那龟头上的污垢。
    柯镇恶只觉得龟头上一阵酥麻,似乎有个湿热的东西在龟头上蠕动,大惊道:「蓉儿,万不可……」怎奈身子不听使唤,那肉棒还在那小嘴里耸动了几下。黄蓉仔细的舔乾净了龟头,仍觉得不解气,便说道:「大师父,蓉儿也痒。」说罢便托着自己的乳房,把乳尖抵在柯镇恶的唇上。柯镇恶哪里还忍得住,张口就含住了黄蓉的乳头,仔细的用舌尖拨弄着。
    黄蓉越发情动了,抬身,便骑在柯镇恶的身上,白嫩的屁股对着柯镇恶的脸庞就坐了下去,那道湿淋淋的肉缝恰对着柯镇恶的嘴唇,说道:「大师父,你不是想舔吗,这里也让你舔。」
    柯镇恶只觉得两个又大又软的屁股落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嘴唇边被一个湿淋淋的肉体堵住了,他自不知这是黄蓉的肉穴,只是奋力的想张嘴呼吸,黄蓉只觉得自己阴户四周被鬍鬚扎的痒痒的,臀下那紧紧闭合的嘴唇中竟然伸出一条湿热的舌头来抵在自己的阴唇上,舌尖顶开了自己的阴唇,整条舌头蛇一般的往自己下身钻去,郭靖平日里从未如此待过自己,当下觉得又气又羞又舒服,便感到一股尿意袭来,禁不住一泡热尿便洒在了柯镇恶的脸上嘴里。
    此时柯镇恶药性已然深入肢体感官,只觉得这股骚臭的热尿便如琼浆美酒般,忍不住大口的喝下。
    黄蓉尿尽,仍觉得柯镇恶嘴唇紧紧的吸着自己的阴唇,似还没喝够的样子,舌尖在自己的尿道处嘬着,黄蓉心下大怒:「这老瞎子定是疯了,连尿液也觉得如此美味。」又想起自己居然在别人面前失禁撒尿,登时脸红了。
    强忍着自己心中的鄙夷,说道:「大师父,今夜终教你知道女人的滋味。记住了,这是你的靖儿求我送你的。」事已至此,她已不用再遮掩了,索性把郭靖讲出来,免得柯镇恶看轻了自己。说罢,她便抬起玉臀,对着那已舔舐乾净的肉棒坐了下去。柯镇恶听她提到郭靖,心里五内俱焚,脑子里像响了一个炸雷,只有一个声音:「是靖儿让她来的,我奸了靖儿的妻子,我奸了靖儿的妻子……」
    然后便觉得自己坚硬的肉棒缓缓插入了一个柔软舒适的肉洞里面,他目不视物,只感到自己的龟头在缓缓的分开那肉洞内的嫩肉,肉壁摩擦着龟头的触感分外的清晰。
    黄蓉也觉得自己的阴户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充实过,那坚硬的肉棒只顶在自己深处的花蕊上,全身便一抽搐,心想:「原来还可以插到这里,原来还可以这么舒服,靖哥哥的偏这么短小,每次在洞口摩擦。」当下便轻摇着自己的纤腰,让那坚挺的龟头顶在自己肉洞内最痒的部位。忍不住大声的呻吟出来:「靖哥哥,插的蓉儿好快活。」柯镇恶听到这句话,又羞又愧,偏下面越发的坚硬起来。双手紧紧的抱住黄蓉的屁股,自下而上狠狠的抽插起来,黄蓉只觉的肉穴似要被捣烂了,但那快感益发的强烈,大声的叫道:「啊,大师父,干死蓉儿了,要插透了。」柯镇恶听到越发卖力抽插,几百下后,两人同时大叫一声,一股浓精射在了黄蓉的阴道内。黄蓉只觉得浑身虚脱了一般,此前万万想不到原来男女间竟能达到如此快美的地步。轻轻的趴在柯镇恶的身上,也不顾他的体臭,只觉得软软的不想动。柯镇恶此时药性已解,但觉得万念俱灰,无法面对醒来后的现实,便也默不作声。
    良久,黄蓉觉得阴户内的鸡巴又慢慢的硬了起来,暗道:「这老瞎子也不正派,平时装的那么正直,此刻药性已解,为何还这般。」柯镇恶也觉得自己的肉棒又在黄蓉的阴户里可耻的勃起了,万般不该,他此时已无药性,但却不知如何张口对黄蓉说话。黄蓉厌恶的横了他一眼,猛地起身脱离了那已硬的肉棒,说道:「大师父,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我答应靖哥哥给你一次就是一次,所以……你自己解决吧。」言毕,转身回屋去了。
    翌日,夫妻二人再去柯镇恶屋里时,屋里已人去楼空。黄蓉知他无颜再见郭靖,无脸在待在桃花岛,一切和自己预想一般,却不说破。郭靖却茫然不知所以……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狼看影院_黄色小说网站_影音先锋成人色情网站_色图网址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